• <menu id="mcguc"></menu>

    甌繡的前世今生

    溫州網 2021-06-03 09:58:02
    甌繡由中國傳統刺繡發展而來,技法精巧,神韻生動,與東陽木雕、黃楊木雕、青田石雕并稱浙江“三雕一繡”。甌繡中還有一種特殊的發繡技藝,其作品曾作為國禮贈送給多國元首。

    1993年魏敬先為荷蘭女王貝婭·克里格斯精心制作發繡肖像,于1995年4月22日,在女王生日那天,由吳健民大使和旅荷僑領贈送給荷蘭女王

    《蠶花娘娘的傳說》 孫炳鴻

    團鸞紅羅雙面繡經袱

    松鶴圖(局部)

    1983年,甌繡《牡丹孔雀圖》參加日本石卷市展覽會

    溫州網訊  “十一十二娘梳頭,十二十三娘教繡。”對古時的溫州女子來說,運針走線是她們一生的必修課。

    那時民間所流行的小兒帽圈、圍涎、婦女鞋面、荷包均出自她們之手。久而久之,演繹成了地方獨有的藝術品種,人們稱之為甌繡。

    甌繡由中國傳統刺繡發展而來,技法精巧,神韻生動,與東陽木雕、黃楊木雕、青田石雕并稱浙江“三雕一繡”。甌繡中還有一種特殊的發繡技藝,其作品曾作為國禮贈送給多國元首。

    這回就來聊一聊針尖上的藝術品——甌繡。

    溫州曾是桑蠶業重鎮

    相傳嫘祖(黃帝元妃西陵氏)發現桑樹上的野生蠶吐絲細而結實,便開始在家養蠶。后來她看到蜘蛛網受到啟發,把蠶絲織成綢。接著,她把這種桑養蠶、繅絲織綢的方法教給人們,蠶絲業逐漸在中原地區興盛起來。

    人們為了紀念嫘祖,尊稱她為“蠶神”“蠶母娘娘”。南方一些地區蠶農家中設有蠶神之位,并有祭蠶神、謝蠶神等民俗活動,借以祈求蠶桑的豐收。

    1994年,在溫州國安寺石塔內發現了北宋蠶母彩色木刻版畫,較為完整地反映了蠶神的形象和蠶繭豐收的情景。版畫高約21厘米、寬約19厘米。陽文刻版,用濃墨、淡墨、朱紅及淺綠四色印在質地柔軟的紙上。畫面左側為蠶母立像,頭梳高髻,肩披帛巾,姿態雍容。左上方刊有直書“蠶母”二字;右側為蠶繭滿筐,形象逼真。該版畫刻畫精美,是目前發現最早反映蠶母形象的作品。

    溫州是江浙歷史上的蠶桑業重鎮,被南朝劉宋的鄭緝之載入《永嘉郡記》 中,書云“永嘉有八輩蠶”,也就是說溫州養的蠶一年八次產繭,產量極高。國安寺塔北宋“蠶母”版刻畫像的發現,為溫州桑蠶業的發達提供了珍貴的歷史物證。桑蠶業的發達,為甌繡技藝的發展提供了物質基礎——絲綢。

    蠶神在日本也有記載

    在民間,有許多關于蠶神的美麗神話,其中馬頭娘的傳說在吳越地區廣為流傳!端焉裼·女化蠶》記載道:“傳說有蠶女,父為人掠去,惟所乘馬在。母曰:‘有得父還者,以女嫁焉。’馬聞言,絕絆而去。數日,父乘馬歸。母告之故,父不肯。馬咆哮,父殺之,曝皮于庭。皮忽卷女而去,棲于桑,女化為蠶。”

    蠶馬故事在民間受到熱烈追捧,人們把她尊奉為“蠶神”,看作是蠶絲業的始祖,又因她的頭形狀如馬,稱她為“馬頭娘”。相傳有人感覺馬頭神的形象過于丑陋,便塑造了一個騎在馬背上的姑娘形象,這種塑像被后人放在廟里供奉,叫作“馬鳴王菩薩”。

    中國與日本是一衣帶水的鄰國。吳越地區的早期移民在向日本帶去蠶絲生產技術的同時,也帶去了吳越先民有關蠶絲生產的民俗文化。日本民間也有關于馬頭娘的傳說。流傳于日本巖手縣上閉伊郡的《蠶的起源》講道:古時,老兩口有一個獨生女兒。女兒長大后與家中養著的花白馬成了夫妻。老頭把馬牽進山,勒死在桑樹上。女兒趕來,哭得傷心。老頭剛剛剝下馬皮,馬皮即裹住女兒飛上了天。后來,女兒托夢給二老,二老果然在三月十六日早晨發現,缽子里有許多小白蟲。他們從那桑樹上采了葉來喂蟲,后來就結了繭。白馬和姑娘雙雙被奉為蠶神。

    慧光塔出土雙面繡品

    甌繡始于唐宋時代,那時溫州民間婦女在服飾上繡制花紋,繡品技藝達到相當高的水平。刺繡的品種多為服飾,題材只有花鳥魚蟲類。溫州舊城區西門外(今大橋頭)一帶在北宋時期被稱為“繡衣坊”,據傳因住在此地的一位穿繡花官服的官員而得名。

    1966年底至1967年初,溫州仙巖慧光塔出土了三方北宋慶歷年間舍經人用以包裹經卷的經袱。一件為團鸞紅羅雙面繡經袱,長49.5厘米、寬48厘米,方形,以杏紅單絲素羅為地,用黃、白等色絨線平針繡出正反兩面花紋一致的雙面對飛團鸞圖案,其正面脫線處可以看見粉本。一件為花枝褐羅雙面繡經袱,縱42厘米、橫49厘米,以褐色單絲素羅為地,用綠、白、粉等色絨線雙面繡出七列六行花枝圖案,采用常見的平針和套針繡花。另有一件為北宋褐羅經袱。

    這三幅雙面繡是我國目前所見有具體年代的雙面繡品中最早的作品,也是迄今所見甌繡中最早的作品。

    1853年,溫州開始有專業繡鋪,除繡官衣錦服懸市求售外,還包繡戲裝、旗袍,圖案設計較為粗獷,盤金居多。徒工來自浙南閩北各地,能工妙手不斷出現。那時在浙南一帶,如富戶人家嫁女置辦裝倉,新屋落成擺設面堂,憂事的壽幛,喜事的喜幛,小兒的周衣等,有需用刺繡者,爭先將繡工聘至家中制作。而各繡鋪或繡工們為了爭名競技,各揚所長,精心制作,自樹藝幟,從而也使當時的繡業大振。

    溫州流傳甚廣的民間故事《高機與吳三春》就描述了浙南民間繡女與織工愛慕的傳說。

    清代甌繡作品銷往海外

    光緒二年(1876),溫州被辟為通商口岸后,甌繡作品銷往歐美、南洋、日本及我國的港澳臺等地。

    1910年,甌繡名藝人林森友從上海一處繡莊看到一幅湘繡畫片,回溫州創辦了號為“美艷”的刺繡工場,開創甌繡畫片,使甌繡由實用品向藝術欣賞品發展。繼而以莊競秋、蔡墨笑、金靜芝為代表的溫州畫家、繡藝高手創作的繡品走出國門。蔡墨笑與金靜芝合作的繡品在巴拿馬國際博覽會上獲優秀獎。蔡墨笑存世繡品有《紫藤鴛鴦》,另有山水(扇面)一幀藏于溫州博物館。

    莊競秋創作的畫片出口歐美及南洋各地,存世作品有《孤吟對古松》《深柳讀書堂》等。莊競秋還有一個特殊的身份,她是“溫獨支三女杰”之一(另外兩人是胡識因、姚平子),192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莊競秋曾在溫州新民小學擔任音樂教員,1926年被選為縣黨部委員兼婦女部長,1949年在溫州第一小學(今廣場路小學)任教,三十年如一日,獻身于溫州教育事業。

    民國時期,有個青田人在朔門開設勝甌匯兌莊,除經營外匯業務外,還利用華僑關系做起了甌繡畫片的出口生意,將繡品出口到歐洲市場。

    1916年,溫州商人設立了刺繡局,雇傭男女繡工,專做出口貿易。溫州城區的府前街、五馬街、打鑼橋等處設有刺繡鋪二十余家。臺灣和香港客商也紛紛來溫州訂貨,年產值約四萬銀元,甌繡貿易空前繁榮。實用產品有被面、旗袍、靠墊、鞋花等,裝飾品與欣賞品有花鳥魚蟲、云龍走獸、古今人物、山水風光、書法繪畫等。

    新中國成立初期,散居而立門戶的繡坊、繡鋪集中在一起,組成了兩個代工場和一個刺繡生產合作社。1955年,三家單位改為兩家甌繡生產合作社和一家戲裝廠。

    除在本市設門市部外,與上海絲綢進出口公司掛鉤,建立出口業務。1958年,甌繡生產合作社和戲裝廠合并為“溫州市甌繡廠”,發展到1962年時,外加工人數達到六七千人,外加工點由本地區擴展到本省一些縣市。這一年,溫州政府將溫州刺繡正式命名為甌繡,成為溫州四甌之一,甌繡發展到頂峰。

    甌繡曾多次作為國家級禮品及重點展品,在海外僑胞中尤其受歡迎,遠銷海外50多個國家和地區,主要市場在華僑聚集地、東南亞以及我國的臺灣、香港等地區。

    1959年,在慶祝新中國成立10周年舉辦的“全國工藝美術展覽”中,甌繡在全國名繡中排列第五位。1986年由輕工部出版的《中國工藝美術大全》,把甌繡列為全國“五大名繡”之一。

    溫州發繡亮相世界舞臺

    甌繡以繡線不同分絲繡與發繡,但習慣上稱絲繡為“甌繡”。發繡以人的發絲為材料作繡,能經久保存,千年不腐。據史料記載,明代發繡高手夏明遠以頭發代絲線,繡出以中國古代建筑為主題的發繡作品《滕王閣》《黃鶴樓》。

    甌繡藝術家魏敬先曾為世界多國元首制作發繡肖像,被稱為“發繡外交家”。從第一幅的戴安娜王妃,到戈爾巴喬夫、荷蘭女王貝婭·克里格斯、馬來西亞前首相馬哈迪爾和夫人、尼泊爾國王和王后等,作為國禮贈送的發繡作品就有十來幅之多。

    1993年魏敬先為荷蘭女王貝婭·克里格斯精心制作發繡肖像,于1995年4月22日,在女王生日那天,由吳健民大使和旅荷僑領贈送給荷蘭女王。

    魏敬先的發繡作品也曾一次次走出國門,向世界展示。

    1989年10月,溫州市和日本石卷市建立友好市5周年之際,魏敬先隨團赴石卷市舉辦個人藝術作品展,并現場為石卷市長平眾真治郎先生制作絲線素描繡像。

    1992年底,魏敬先帶領溫州市發繡研究所全體成員繡制美國歷屆總統發繡肖像系列,41幅作品歷時三年完成,于1996年在美國展出。魏敬先在展覽館內現場表演人像發繡一個多小時,穿針、打結、刺繡,或抽、或拉、或按,手法嫻熟,引來圍觀者嘖嘖稱贊:“真是不可思議!”

    2000年10月,魏敬先和弟子共同制作的18幅世界名人發繡肖像作品在聯合國總部大廳展出,時任聯合國副秘書長金永健等前來參觀,無不贊嘆“中國發繡藝術了不起”。

    來源:溫州都市報

    記者 連佳佳

    溫州新聞網全媒體矩陣

    本文轉自:溫州網 66wz.com

    N 編輯:諸葛之伊責任編輯:葉雙蓮
    拜爾口腔醫院
    公主殿下的love动漫全集播放,新翁熄粗大苏玥玥132章,亚洲一区二区三区人妻杨晓雯大战黑人续写